古希腊建筑

古希腊建筑

 

在所有艺术门类中,建筑是最需要按照历史发展的脉络来理解的。不了解古希腊和罗马的建筑,就无法看到文艺复兴的成就与内涵;不了解古代建筑的空间形式,就很难发现现代建筑和后现代建筑对空间形式的创新。经典的古典建筑常常成为建筑师们必修的范本,古希腊建筑更是被后代推崇备至。古希腊文明在两千多年前突然从人类的蒙昧时代苏醒,在科学、文学、哲学等领域都取得了令人叹为观止的辉煌成就,尤其在建筑上达到了后代难以逾越的巅峰。

古希腊的建筑成就主要体现在神庙建筑上,实际上它的结构是非常简单和原始的post-lintel system:在一块台基上竖起一群柱子,支撑起一个entablature,然后再盖上一个屋顶。18世纪的建筑学者Laugier提出了一个“primitive hut”的概念,说在文明时代之前的原始人最初开始造屋子的时候一定是用最简单最自然的方法,就是找来四根大树干往地上一立,构成一个方形,再找四根粗干搭在方形的每个边上,最后用树枝草叶盖上一个屋顶。古希腊的神庙在本质上和这种原始小屋是一致的——不仅结构上一致,美学理想也是一致的,也就是简单、自然的完美。希腊神庙不使用拱,并非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这种结构,他们在一些次要的民用建筑上是用拱的,但拱不是最简单最自然的形式,所以没有受到重用。

希腊建筑的这种美学理念与当时的文学、哲学和科学是高度一致的。建筑的各部分装饰非常谨慎,例如architrave作为被柱子直接承载的基本横梁结构,按惯例是不加装饰的,只让它体现简单的结构特性,而紧挨architrave上面的frieze不承担重要的结构功能,则被作为装饰的对象。柱子的各部分比例参照人体比例确定:多立克柱式的柱身底部直径与柱高的比例与男性的足长和身高比例一致,所以多立克柱有一种雄健沉稳的阳刚之美;科林斯柱更细更高一些,其比例了参照女性的身体比例,而且有精雕细琢的柱头和柱础,因此看上去苗条、柔美。柱子一律是笔直的圆柱体,爱奥尼亚式和科林斯式的柱身有刻槽,也是笔直的贯通上下,因为这些都是简单、自然而且完美的形式。例如罗马斗兽场外立面第一至第三层上的柱子,第四层上甚至出现了不起结构作用的“pilaster”,万神庙内部也用了pilaster,也就是贴在墙上的一个薄薄的柱形装饰;后来露出的部分有了更多的变化,有的露出四分之一,有的露出四分之三;文艺复兴时,一度流行在柱子下面加上一个台子,巴洛克时期甚至出现了柱身扭曲的蛇形柱和盘旋的刻槽。Laugier对这些做法全都给予了批评,原因就是它们远离了自然、简单和纯粹。

希腊人追求完美的精神在建筑上体现到了极致,尤其是对于比例的考究。公元前一世纪的学者维特鲁威在《建筑十书》(这本书在古典建筑中的地位相当于《营造法式》在中国的地位)中对古典建筑作了全面的总结,其中希腊人对建筑中每个细节的比例要求之严格和精确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三种形式——多立克式、爱奥尼亚式和科林斯式分别对台基、柱础、柱身的直径和高度、柱头、abacusarchitravefriezepediment乃至于爱奥尼亚式柱头的涡卷半径等的比例都有详细的规定,柱间距则与柱身的直径和高度有着紧密联系,他们还发现49是柱身直径与柱间距的最佳比例。正是在这种周密而严谨的追求中,诞生了被誉为人类最完美建筑的帕特农神庙,这种完美不是巧合,而是无数次探索的结晶。

希腊人的完美主义精神还体现在他们对建筑所作的“refinements”上面。以帕特农神庙为例,整个建筑实际上没有直线,为了校正视差,台基和横梁都是向上弯曲的,但是正面看起来却更像是稳定的直线。一个立面中最靠外的柱子要比中间的其他柱子粗一点,否则它和背景天空的对比会使它看起来比其他柱子要细。另外,古典的柱子一般都有“entasis”(凸肚),也就是柱身不是笔直的圆柱,而是有一个细微的弧度(这是可以看出来的),整个柱子底部最粗,随高度逐渐收缩,顶部最细。

希腊建筑成了此后的建筑师们学习的典范,其影响的持久和巨大在历史上无出其右。尽管其神庙形式和post-lintel的基本结构被更多样的创新所取代,但是希腊建筑的“classical order”——古典的柱式、entablaturepediment,却完全融入了后代的建筑语言,并成为一种极其重要的表达方式。直到两千多年后,·柯布西耶还要怀着朝圣的心情踏访雅典卫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标志——某种程度上说应该是一个能代表人类文明的标志,就是一个典型希腊神庙的立面。

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外立面使用了许多classical元素,但是不成功。正立面柱身和柱间距的比例基本符合古希腊的规范,但是事实证明,没有entasis的柱子是不太美的。人民大会堂的柱头并不是古典形式,而是其实更接近古埃及的神庙柱头。柱子上面没有了明显的friezearchitrave被大大加宽,而且加上了浮雕,但事实再次证明,这些有意偏离完美的古典规范的变化是无法收到好效果的。正面柱廊两侧莫名其妙地加上了墙,这在希腊建筑中是绝无仅有的,其代价就是使正立面失去了希腊神庙雕塑般的立体感。

我无意把古典规范奉为圣经,也不反对在这个规范中进行创新。但是古典形制在诸多方面已经达到了完美,如果我们不能像米开朗基罗那样找到另一种独特的美,刻意的变化往往是吃力不讨好的。

 

(在建筑中,“classical”(古典)一词特指古希腊建筑的典范形制)

About these ads

关于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建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条 古希腊建筑 的回复

  1. QingQ says:

    可惜希腊建筑较好留下来的不多,罗马structure结合希腊form的建筑更有欣赏和使用价值,特别他们在希腊之后将拱形以及dome在建筑里的引用

  2. Xiaomeng says:

    很对!这个下一篇继续说

  3. Iain says:

    就屋顶一事来说,古希腊的建筑有着更深的研究纵身。看米诺斯的王宫/祭祀场所,再回看雅典,Delphi等处的神所。即可清楚看出闪族人在和印欧人种融合之后所产生的结果,平屋顶–尖屋顶,等。

  4. 子嘉 says:

    请问可以详细的说明一下关于古希腊建筑屋顶的演变种种吗? 不胜感激~

  5. 子嘉 says:

    不好意思 刚刚冒昧唐突了 未考虑周全.. 抱歉~或请您闲暇之余推荐相关文章一二即可~ 非常感谢~ ^^

  6. Xiaomeng says:

    哪里有冒昧唐突啊,不客气。古希腊建筑屋顶的演变我不是很清楚,古罗马维特鲁威写的《建筑十书》或许可以参考

  7. Annie says:

    post-lintel system abacus、architrave、frieze、pediment entablature 你说有中文翻译么

  8. Xiaomeng says:

    应该有吧

  9. 子嘉 says:

    非常感谢~ ^^ 多谢您关于建筑十书的推荐~ 呵呵谢谢~很抱歉 敬谢得如此晏迟 一向不适用于space的留言系统 看到回复竞如此之晚~ 不好意思

  10. 唐添 says:

    很棒哦,很高兴认识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