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历史的矛盾反思——梁晓声《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读后

        这是一篇作者带着略微矛盾的心态来重塑充满矛盾的过去的小说。从情节、背景到全篇的情绪,处处扭结着或复杂或微妙的矛盾:极左路线统治下的社会环境压力并未泯灭人物内心纯真情感的流动(如李晓燕在河边的一幕);红色文艺的全面渗透没有影响主人公们在心中为西方的文化思想留出一席之地;错误而荒谬的洪流般的政治运动中洋溢着的却是浪漫、虔诚而坚定的青春理想;寒冷而残酷的自然环境激起的是征服自然、建功立业的英雄主义热情;于是艰苦的生活和惨痛的牺牲却带来了悲壮的自豪与成就感……这些矛盾实际上都是外在环境与内在情感的矛盾,是理想与现实在冲突之中的多维存在形式。
        小说的写作目的本身也是内外矛盾的产物:在否定历史性错误的社会潮流中,梁晓声却偏偏另辟蹊径,要捍卫和肯定那一代人的理想主义的信念与热忱。我们从小说的叙述本身也可以发现作者自身的冲突:作者很明显意识到了上山下乡运动的谬误,然而当事人的记忆和几乎是来自潜意识的呼声却要求他回避伤痕与阴影,重新发掘青春时代的闪光点,为知青“树一块碑”。这事实上是受害人在不自觉的自我保护动机下对历史进行的再阐述,其结果是一种略带矫枉过正色彩的反思。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些夸张的甚至有些不切实际的情节和情绪,例如西方文化意象如此频繁而集中地出现,以及知识青年们一往无前的献身豪情。
        这样的反思是从当事人的角度出发并在其自身感情色彩影响下对历史的重新叙述,它并不是完全理性的,也不具有概括性的典型意义。它无法承担起启发民族深刻自省的重任,但却是一部分当事人真实的心灵写照,具有一定的历史坐标意义。
        这种主观的反思情绪使得小说背负了更多的沉重,在风格上恰好和故事背景统一起来。和一般的青春故事相比,《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带有一种北方荒原特有的苍莽与悲凉,甚至还有一丝壮烈的史诗色彩。这种风格上的统一为情绪上的矛盾提供了可靠的载体,使小说在艺术上更为完整和谐。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评论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