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音乐

            一
每逢面对摇荡的地平线
黄昏深处的日光来到面前
路上的稻草沉睡方醒
嘲弄野菊濡湿的花月夜
 
(2003年4月10日)
 
            二
蜻蜓蜷伏在火的哭声中忏悔
曙色在破窗中死灭
听吧,黯淡重生的壕沟里
细碎的轻蔑和虚空
正创造着真实的卑怯
 
(2003年4月10日)
 
            三
多病一代的梦想
透过朦胧的面纱
浸浴一无所知的疯狂
好像历史羞耻的钩
领悟那个头脑根部丑陋的诱惑
唤醒父亲的村庄里
八十六岁的帆船
破碎为生活光秃秃的裂缝
准备着命运的庄严
 
(2003年4月4日)
 
            四
始终掘地
却始终颤抖
忧愁的呼声
入侵的伤痕
斧头,篝火,汽笛
在下一支室内乐里
降临死亡的浪花
传遍淹没的面孔
病痛和肃穆
装饰着觉醒的英勇
未来的花荆如何完结
透明的身躯
脚踩着古老的以太
穿行于可怕的白色收成
 
(2003年4月3日)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诗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条 偶然音乐 的回复

  1. Xiaomeng说道:

    这些诗是这样诞生的:我找来一本书,闭上眼睛随便翻开一页,用笔指定一个词,然后睁眼把这个词记下来(只记实词),如此反复多次直到有了足够的词,然后只用这些词,再添加一点虚词来排列组和成一首诗,所以叫“偶然音乐”。

  2. 天媛说道:

    这种做法有点无厘头,游戏的态度大于作诗的态度。不过作诗能作得自得其乐也够了。

  3. Xiaomeng说道:

    感谢天媛的回复,我感觉自己的思维方式其实还是更适合小说和戏剧。

  4. 天媛说道:

    回复只是因为你的作品让我觉得值得去仔细看。不管思维方式适不适合,写这些诗的态度是真诚的,这点就很不错了,市场经济冲刷下没多少人还愿意用真诚的态度来写诗了。陆川的《南京南京》远没有姜文的《鬼子来了》好,但是陆川拍电影的态度很真诚,很耐得住磨刷,所以我照样欣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