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

饥饿

                         ——1960年纪事

 

    直到四十多年后的今天,顺子兄弟经过灰场边的时候仍会觉得仿佛有些许反胃。四十多年前,灰场边是一块很适合堆放尸体的干地,灰场也确实堆着灰。这些灰有两个来源,一个是炼钢的小土高炉,另一个就是大食堂。前年冬天用泥土砌成的炼钢炉着实热闹过一阵子,那时候干部挨家挨户地收铁玩意儿,从铁锅铁勺到炉齿、农具、铁门闩、铁钉子等等都进了熔炉,而桌椅板凳、篱笆棍子等等则填进了炉膛。实际上没了自留地,收走篱笆农具之类也不算可惜。然而不多久小高炉的风光就被大食堂夺去。这次干部收的东西更多了——当然不全为大食堂——箱子柜子、炉子笸箩、牲畜家禽、粮食以及盛粮食的盆盆罐罐都交给公社。公社大食堂在全村唯一的砖房里。到吃饭的点儿就有人敲一下门口的半块铁盘子,于是全村的男女老少都马上赶来,舀了饭,吵吵嚷嚷油汗涔涔地挤在一起稀里呼噜地吃,没人敢端回去。当二顺子看到用来搅锅的正是自家的粪铲时,不禁要笑出声来。做饭的人懒洋洋地用这件黑乎乎的东西在锅里搅着。那是一口大得吓人的锅,相应地上面是粗得可怕的烟囱,而下边就是门板大的灶口。灶大,烧得也快。能砍的柴和人腰粗的树已经用来炼钢,剩下的小树很快烧光,接着就烧笤帚、竹筐、枕头、铺草……村子不久就变成光秃秃的一片,除了稀稀落落的土房子就是土地,像是大漠上出土的古城。家里只剩下衣服和饭碗。其实只要吃饱,这些也没有什么。可是虽然风调雨顺,却很快便没什么可吃的了,剩下一点粗粮还不够干部吃的。村民只好吃秕糠、野菜、草叶等等,人人都变成了发明家,好把不能吃的东西变成能下咽的东西、把牲口吃的东西变成人吃的东西。一到铁盘子敲响,大家还是拥到大食堂去盛飘着霉坏的红薯叶的稀汤,但是不再吵吵嚷嚷,因为人人都在这一顿汤还没喝完的时候就盼着下一顿汤,无力也无需说话了。只有几个饥肠辘辘的父亲偶尔在初识人事的孩子捧着珍贵的驴粪蛋似的糠菜团子噎住喉咙的的时候,向他们讲起当初自己蹲在村头吃面条的情景。正当孩子好奇而出神地在脑海中搜寻着从洪荒年代起就刻印在自己记忆中的家家户户缕缕炊烟的景象时,父亲就劈手把孩子手边半碗黑黑黄黄的汤夺过来灌进自己肚里。

    村里不断有人饿死。干瘦的小伙子们单是在西冈挖水渠就累得够呛了,所以连抬尸体也不愿意。干部只好让人把尸体堆到灰场边,等以后再埋,给抬尸体的人的好处是吃“饭”时额外加一瓢红薯叶子汤。不单死了的埋不掉,埋掉的还要撬出来,因为即使是煮汤也是要烧火的。干部叫人把棺材挖出来当柴烧,一口棺材恰好可以煮一锅汤,当然还要给挖坟的人额外加一瓢。三顺子对这额外的一瓢汤眼红已久他过去只对西冈大柱家的女人眼红的。他还记得老爹埋在哪儿,于是跑到干部那里自荐。

    “很好,”公社现在已到了经常不冒烟的地步,干部也很是发愁,因为自己的红薯面窝头也没法做了。“我再找个人和你一起去。晚上群众会我要好好表扬你!”

    不多时,干部已经领着这两个人抬着棺材摇摇晃晃的向大食堂走了。

    到了大食堂,三顺子发现哥哥正插着腰在门口等他,不禁心虚起来。刚一放下棺材,二顺子就大步上前,揪着弟弟的衣领说:“好小子!我都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叫我一起去?”

    “我……我忘……”

    “少他妈跟我放屌!……”

    “算了算了,都是好兄弟,有什么可争的。”干部上去拉开他俩说。二顺子不好再说,忿忿地回家去拿碗了。

    铁盘子一响,人们马上涌了来。大食堂里并不嘈杂,只有吃汤的吸溜声。三顺子不敢和哥哥在一处吃,不过那额外的一瓢汤还是喝得蛮痛快,然而仍然不解饿。他忽然开始后悔当初埋娘的时候没有用棺材了。当然他后悔也是徒劳,因为那时候小三顺子走路还要姐姐扶呢。

    弟兄俩直到家门口也没说一句话。他们推开门却发现姐姐坐在炕上,手里抱着一尊观音像;微微浮肿的姐夫瘫坐在墙角。

    “哦,秀珍。老勾。”三顺子算是问候了。

    “公社要用你们的房子?”二顺子问。

    “嗯,公社要用,就让我们住这儿了。”秀珍敷衍地说。

    当晚四个人便挤在一起睡,只听见每个人肚子里都咕噜咕噜响。不一会儿老勾悄悄爬起来,开门出去了,然而一直没有回来。

    “咣咣咣!”第二天早上秀珍被打门声吵醒,就去开门。只见干部都指着脚边一具尸体圆鼓鼓的肚子,怒气冲冲地说:“准是你家老勾偷吃了公社的红薯面,要不怎么会没进家门就撑死了呢!”

    “队长,真对不起!对不起!真对不起!……”

    “算了,你今儿甭去食堂了。既然人死了,其它的我先不追究。”

    三顺子一咕噜爬起来就问:“我呢?”

    “你跟他们也没多大关系,算了吧。”

    “我可以抬尸体吗?”二顺子迫不及待了。

    “好吧,今儿一人加一碗饭。”

    “饭”这个字差点把二顺子搞糊涂。不过三顺子没多想就上去抬,哥哥也就跟上了。

    “等一等!”秀珍忽然想起什么事。她弯下身把丈夫的衣服裤子扒下来,看看裤衩大概无用,便就此作罢。“菩萨保佑。抬吧。”秀珍说完进了屋。

    三个汉子一走,几只瘦骨伶仃的老鼠就溜了出来。倚在墙根的秀珍看着它们,它们也看着她。双方都想把对方装进肚里,都在忖度着谁是最终获胜者。“阿弥佗佛,菩萨保佑。”秀珍念道。老鼠一听果然吓跑。她抱着中空的粗瓷观音像,忽然有了主意。她出去挖了一点野草根,在食堂边满地捡出来半把霉黑的干红薯秧,回家塞在佛像里,灌上一点水。又从屋顶上收集了最后的两把干草放在屋里点着,把佛像倒悬在上头慢慢地烧。她的口中正念念有词,忽然惊恐地一拍大腿,原来窗户没封住,有烟漏出去了!

    这一丝丝可怜的烟在一片光秃秃的寂寞中,孤独地、几乎是略带羞涩地升上天去,即使在西冈都能看到。在西冈,干部正带着一群略微浮肿的小伙子们挖水渠。工地上插着三面红旗,然而并不猎猎招展。不过干部还是热情地带着喊号:

         南通井冈泉呀,

         北接延河水。

         条条连着金水河呀,

         毛主席引来幸福水!

         咳呦咳,幸福水呀,

         冲走了穷人辛酸泪!

         咳呦咳,幸福水,

         流来了多少稻谷穗!

         ……

    人们几乎每掘一铲都要付出很大气力,所以唱得也不起劲。其实水渠是连着金水河还是通向某个亘古不变的荒芜之地似乎并不重要,大家不过是觉得只要挖下去就可以达到一个现在看来朦胧但并不久远的新的将来。于是每个人都强打精神,慢悠悠的握着铲子插进土里,用脚一推,咬牙切齿地把土抛到一边,然后运出力来再插进、再一推……大柱的女人无所事事,也靠在墙上看他们挖。

    “看,那个娘儿们现在是寡妇了。”四虎拱着三顺子的肩膀说。

    “哦。”

    “你不胡思乱想?”

    “寡妇又不能当饭吃。”

    “那可不一定。不过说实在的,我也没想什么。”

    “你们干着,我去看看那是怎么回事儿。”干部一看到那缕烟就往村里赶。当他推开二顺子家门的时候,秀珍正狼吞虎咽地吃着观音肚子里半生不熟的东西。干部一步上去就把观音像打碎在地,然后和人把后悔不已的秀珍往大队部拉。忽然秀珍的身体一阵痉挛,结果还没到大队部,她就捂着肚子歪倒在地,咽气了。

    “哎,”干部一边看着人把她的尸体抬往灰场边,一边叹道,“又是一个割不掉资本主义尾巴的惨痛教训。”

    晚上,二顺子兄弟面对着漆黑的、空荡荡的屋子,越发感到肚子的空荡荡了。

    “得找点东西吃。”二顺子哼哼着发话说。

    “好些东西吃了都是要死人的。”

    “去……灰场边吧。”

    “这个……好吧。”三顺子心领神会。

    两个人摸黑出了门。外头是完全的岑寂,偶尔听见耗子打牙的声音。家家户户都是连一星灯火也没有。在静而黑的土路上,一种顽固的动力驱使着他们继续向前。到了灰场边,他们竟然看见有人影在动,吓得连忙趴下来,不敢动弹。

那个人影好像从一具尸体上弄下了一条大腿,然后扛在肩上快步离开了。借着月光,三顺子看出那是四虎。“没事的。”他笑着说。于是两个人在尸体堆里摸索起来。

    “这儿有个娘儿们。”

    “娘儿们好,嫩。”

    于是他们赶走尸体上的一只耗子,一人捡了一块尖利的石头——家里并没有工具可用——一人一边在大腿根上割起来。兄弟俩怎么也没想到人体关节会连接得这么结实——抑或是他们太没劲儿了?他们忽然觉得有一种远古洪荒的灵感在体内复苏,三下五除二便一人截下了一条腿,然后又扒了几件破衣服作柴禾。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门窗和烟囱堵得严严实实,直到确认从外面看不到火光为止。接下来就可以在屋里生起火,放心地吃一顿了。

    次日清晨吃过汤,顺子兄弟就上工去了。去西冈要经过灰场边,这里已经围了不少人,微微有点叽叽喳喳地响。俩人都猜了个大概,不过二顺子还是好奇地去看了一下。

    不一会儿,二顺子从人群里出来了。“没啥要命的,”他肩膀一耸,两手一摊,说道,“那娘儿们是咱姐。”

    “寡妇还真能当饭吃。”三顺子不禁暗自想道。

 

徐小萌

2003624

 

Advertisements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此条目发表在小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3 Responses to 饥饿

  1. libraleon说道:

    今儿我算是见识到你让人冷笑的功力了。。。
    掐指约算,你那时才高三吧。哎。。这样会“江郎才尽”的。。

  2. Amanda说道:

    潜伏在这里看了你的文章,很久
    从不认识你,除了你的文字,图画
     
    你的每一篇,满是厚重感,让人不敢直视却更不敢错过
     
    理想主义的精神之光
     
     
    为你这样的同龄人骄傲!

  3. Lorraine说道:

    可以拍的比 lost 还恐怖

  4. Wei - christelle说道:

    wosai!!!!师傅!你有粉丝了耶!哦耶!曼同学!称呼好老式,还有些朦胧!!像7,8十年代的感觉!!
    cool~~~

  5. Jerry说道:

    好像很早就读过了

  6. lei说道:

    最近好吗?很喜欢你写的东西.一直觉得,四中出来的孩子不在于学习成绩有多么好,却总是凝聚着一种思想.我的msn留给你,belebtzl@hotmail.com,有空聊聊吧,相信你比我这个学姐懂得的要多许多^_^

  7. Lan说道:

    终于有新贴了!期盼了很久的呢。好看!你要是每天都写该有多好!

  8. Xiaomeng说道:

    谢谢大家鼓励,谢谢曼同学!
    朱镭学姐,非常荣幸见到你!

  9. 飞燕绿灵说道:

    背景音乐是容祖儿的"世上只有"
    你换背景音乐了?
    很好听!! 我最近迷上了钢琴曲, 悔啊, 当初没学好, 自己的错, 不能赖父母.
    哇, 怎么这么多人夸你呢, 真不爽啊

  10. Tiger说道:

    一直不明白为啥叫“义章”
    求教

  11. Amanda说道:

    等待新作

  12. 说道:

    你的SPACE该更新了

  13. Pingback引用通告: 我的九故事 | 徐小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