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建筑和建筑专业(上)

什么是建筑

 

建筑恐怕是人除了衣服以外接触最多的事物,建筑师也是最早出现的职业之一。当史前人类在给自己搭建一个遮风挡雨的避难所时,他们就已经在进行建筑活动——当然那几乎不包含任何审美元素(也有像18世纪法国学者Laugier等人认为一个简单的原始小屋本身就是美的)。然而奇怪的是建筑恐怕又是公众误解最多的一种艺术,而建筑专业大概也是大家了解最少的专业之一——甚至一些建筑系的学生也还没有很深入地理解自己的专业。

“建筑”一词可以指三种事物:建筑物(n.),“研究建筑的学科”(n.),建造的活动(v.)。最后一个含义大家都能明白,下面详细谈谈前两项。

 

建筑物

 

广义的建筑物是一个不容易定义的概念,我们常常所说的“建筑”包含审美的因素,我自己对建筑的定义是:作为一种对使用者的某种空间需求的艺术化的解决方式而人工建造的结构。这里有几个要素:有使用者;满足使用者的空间需求;是一种解决方式;是艺术化的;是人工建造的结构。

有很多定义把这个“使用者”具体为人,我觉得也许不必。比如伦敦动物园里Berthold Lubetkin设计的企鹅池是给企鹅用的,但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那是一个建筑。当然我们不能把无生命的事物看作使用者,否则集装箱也要候选被当作建筑了。

 

   

Berthold Lubetkin,企鹅池,伦敦动物园,1934

 

建筑物需要满足使用者的空间需求,决定了建筑是八大艺术里唯一一种应用艺术——它不仅仅是被用来欣赏的,更是用来被使用的,而且提供这个被使用的空间其实才是建筑的首要功能。这个空间可以是全闭合的,比如一座哥特式教堂,满足信徒的祈祷和其他各种仪式的需求;也可以是开放的,比如中国的亭,四周没有实体围合,只用屋顶和柱子定义了一个虚空间;更极端的例子是中国的“台”,在上下前后左右六个方向中只有下方有实际结构,这是建筑所能做到的最少的围合了,但是我认为这依然是建筑,因为它为登上台的人提供了一个被抬高被强调的开敞空间——或用于自己的观瞻望远,或用于被观瞻和被望——把台下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来。这些空间都是建筑内部的空间,有时建筑的功能是通过外部形象来影响空间来实现的,比如纪念碑。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不可进入的,但是它满足了处在周围空间的人对于富于纪念性氛围的空间的要求。华盛顿纪念碑和圣路易斯纪念西部拓进的“大拱门”可供参观者上到顶部通过观察窗望远,但是他们成为建筑的原因却不在此,而是和人民英雄纪念碑一样的。自由女神像顶部也有观察室,但是它却并不是一座建筑——原因会在后面提到。满足空间需求也把水坝这样的构造排除在了建筑之外。而当代的一些大尺度雕塑或装置艺术——比如Richard Serra的很多作品——也会形成可以进入的空间,但这样的空间并不是需要人进入的,也不是要满足任何需求,不能看作建筑。

 

E·沙里宁,大拱门,圣路易斯,1961-66

 

 

Richard Serra的雕塑

 

建筑是一种解决方式,更强调了建筑的实用性,使得建筑师不同于其他任何艺术家,不能自由创造而是要以解决问题为首要任务。一个农民在离家160英里的地方买了一个农场,他请英国建筑师波莱斯为他设计一座房子,以便他一周五天工作后使用,周末回家。波莱斯经过调查为他提供了解决方案——不是一座房子而是建议他买一辆车,这样花更少的钱却能每天回家。在这个例子中这个农民的需求甚至不一定需要用一个空间来解决,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中,空间就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建筑的审美品质是它被误解最多的属性之一,大家往往容易混淆建筑之美与美术之美。常见的观念有:“画画好才能学建筑”;“素描和绘画功底很重要”;“美术才能和绘图技能是最基本的”;“建筑结构是学工程的人搞的,建筑师设计外观”;“建筑分工程和设计的,一个是理科一个是文科,建筑工程主要是建筑内部的结构功能设计,建筑设计主要是建筑内外的审美设计”;“建筑设计就是画图纸,怎样好看怎样画,至于这个房子能不能立起来、立起来后坚固不坚固,就是工程师的事了”。在我个人目前的观念中,建筑师真正的设计对象,不是外观,不是“审美”,更不是“图纸”,而是空间。既然建筑的本质是满足空间需求,那么自然设计的对象就是空间。但是空间本身是空虚无形的,所以要用墙、柱、栏、窗等等多种结构元素通过围合、连通、定义或暗示等方式来塑造它,并且为使用者提供必要的设施。一个人对建筑的体验是空间体验和时间体验的结合,建筑之美是四维的,这和二维的绘画以及三维的雕塑有很大区别。更重要的区别是,面对绘画和雕塑,我们欣赏的是被创造的实体本身——画面或者雕塑实体,但是对于建筑,我们并不是要欣赏立面或者被建造的墙体或楼梯本身,而是它们所带给我们的四维体验,也可以说(但是不准确)是它们在空间中的“补集”。建筑的草图只是构思的过程,平面图、立面图、剖面图、透视图、表现图都是表达的手段,而不是创作的结果本身,没必要给予过分的关注。每种艺术都有自己的表达语言,建筑的语言是空间,而美术只是作为创作的表达和记录的工具,只要运用得当、表达清晰即可。就好像电影的语言是镜头和蒙太奇,而剧本是用文学语言来记录和表达的,但是一个导演苦练文笔并不一定能拍出好电影。电影之美不同于文学之美,建筑之美也不同于美术之美。我们看到一幅幅纽约古根汉姆美术馆的图片,会赞叹赖特的创造之美,这在某些程度上是美术之美,只有当我们身临其境,才会切身感受到美术馆带给我们的四维体验的强烈震撼,这样的震撼是没有任何一种平面的或美术的媒介能带给我们的——包括模型。此外,建筑是建造物,它的美还体现在建造本身及其细节上:材料、材料的组接、部件衔接的细节等等。密斯的建筑恐怕最能体现这一点,他的建筑中的材料的架构和衔接乃至砖块的砌筑方法,都是建筑之美的体现。

 

赖特,纽约古根汉姆美术馆,1956-59

 

 

  密斯·凡·德罗,Farnsworth House,伊利诺伊,1945-51

 

建筑之美不同于美术之美,所以创造这种美也不同于创造美术之美。我们不能不顾空间和结构的需求而生硬地做出“艺术效果”来。一座建筑的形式如果不能服务于功能,那么即便形式本身是美的,也不能成就一座好的建筑。中国过去的说“适用、经济、和在可能条件下讲求美观”,实际上就有形式服从经济和功能的意思,但是“在可能条件下讲求美观”这个说法体现了对于建筑之美的一种错误观念——美观元素是某种后来附加在建筑上的东西,而不是结构和空间本身具有的品质。不恰当看待建筑与美术关系的后果之一就是装饰的滥用,或者对于“造型”的过份雕塑化的处理。现代建筑的两大泰斗之一柯布西耶认为“房屋是居住的机器”,反对任何不恰当的人为装饰,认为建筑的美可以通过结构与比例来表达。这个方式一点也不玄奥,相反是非常简洁而直接的,并且使还是一个没有建筑常识的小小初中生的徐小萌也能为萨伏伊别墅的美所震撼。

 

 勒·柯布西耶,萨伏伊别墅,法国,1928

 

建筑是人工建造的结构,把很多类似建筑的结构排除在了建筑之外。自由女神像有内部空间,但是它是通过雕塑的方法来构成的,与建筑的建造方式不一样。大尺度雕塑或一些装置艺术和大地艺术也往往不是“建造”出来的。艾未未有一个装置作品“可携亭”,用288块竹模板组装成几块大板,并在大板上留出一个传统的亭子的剪影,然后若干块这样的板插接成一个虚空的“亭子”,这样一个作品定义了一个“空间”,但是除非它被固定地以工业方式“建造”在某个基地上并且被使用,否则不能算是建筑。

 

艾未未,可携亭,2006

 

 

“研究建筑的学科”

 

中国一般习惯把这称为“建筑学”,并且把它定义为“研究建筑物及其环境的学科”。但我觉得“建筑学”这个称谓是不准确的,一般认为这门“研究建筑的学科”包括四个方面:建筑理论、建筑美学、建筑史和建筑构造。建筑理论就是关于建筑和建筑设计的理论,就像还有关于音乐和音乐创作的音乐理论。当代很多著名的建筑师如库哈斯、屈米和张永和,其实都是以建筑理论研究为主的。但是这样的理论只是各家之言,并不能形成完整的严密的逻辑学术体系,所以就像不存在“音乐学”一样,我们也不能把建筑理论叫作“建筑学”。建筑美学更不能作为一个真正的学科,“美学”是个哲学范畴的领域,但是具体到某种艺术的欣赏,就大可不必也很难上升为一个“学科”。 建筑史本身是一个研究领域,除了具备艺术史的特征,也会考虑和研究建筑结构和施工的演进。建筑结构属于工程和工艺的范畴(但也是建筑师需要掌握的),与其他三个领域差别较大。这四个领域各自都不能算是“建筑学”;尽管它们相互联系,但是合起来也不能说是一门“建筑学”。就像关于绘画我们有绘画理论有美学也有美术史,但我们从不认为有一门“绘画学”。学术上比较严谨的英语当中,也并不存在“architectology”或者“architectics”这样的说法。因此我不赞成“建筑学”这个朦胧的称谓,如果要指称什么,就让我们直接了当地说“建筑理论”或者“建筑史”好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此条目发表在建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则回应给 关于建筑和建筑专业(上)

  1. Li说道:

    开始回归本色路线了

  2. d说道:

    长见识了

  3. nianwei说道:

    还在怀念圣路易斯啊

  4. Xiaomeng说道:

    我没有怀念啊,马上就要去了

  5. Lorraine说道:

    非常不错!!

  6. katie说道:

    Richard Serra的雕塑
    在NYC的MOMA里
    我当时看了半天没明白的
     

  7. 小西说道:

    路过~~~

  8. 天媛说道:

    对于一个对建筑刚刚产生兴趣的准大学生来说,有这样的人以这样的态度写出这样的文章,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