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建筑评论之三:国家大剧院

    去年夏天每次经过西长安街都会看到这个巨大穹顶骨架上的金属板一点点丰满起来。今年夏天,大剧院已经完工面世。我看到它首先感到的是昂贵而不是高贵,而且这个形态让人觉得建筑师肯定是过分沉迷于自己的想法而难以自拔。无风的时候,大穹顶在水中的倒影把这个建筑的形象补足为一个完整的椭圆,的确像是一个孕育生命的巨蛋;晚上从玻璃透出来的灯光仿佛是即将破壳而出的生命,这个景象的确相当迷人。保罗·安德鲁肯定是在一开始就沉迷于这个景象而一心一意要把它付诸现实,但是其实这个形象看久了就会觉得缺乏层次和深度,实在有欠推敲,而巨大的体量和与众不同的造型也打破了天安门广场两侧的平衡。这是一个一时兴起式的创作,看不出建筑师对于自己的设计过程的控制和反思。我此前并不了解保罗·安德鲁,只知道他做了许多机场,现在看来他与福斯特、库哈斯、赫佐格和德梅隆的成熟的确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31亿的大剧院折合到每个座椅是75万。一个古今罕见的巨大穹顶下面囊括了三个独立的剧场。很多人对此提出了尖刻的批评,张开济说这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也有人说这如同屋子里面打伞,不可思议。我觉得这个处理本身倒不至于如此加以诟病,费城音乐厅也是房中房的结构,安藤忠雄也用这样的方法做过剧场,只是这个外壳的形态更多地是基于建筑师心中那个美好景象的考虑,与内部的功能相当脱节。另外一些批评认为它与人民大会堂等周边建筑反差过于强烈,保罗·安德鲁的解释是“反比也是一种协调”。其实我并不希望再看到一个类似人民大会堂的建筑,而且也还没有觉得这个对比让我感到不适,只是安德鲁的这个解释实在像是狡辩。反比只会在很少的情况下并且在诸多条件的控制下产生协调,比如巴西利亚国会大楼的水平与垂直的对比,这里面肯定没有因为反比而产生协调。不过保罗·安德鲁用尽全力宣传、维护和实现自己的意图,把心中的图景几乎没有妥协不打折扣地搬到了大地上,这些努力和创作之外的控制力的确非常值得中国建筑师学习。

 

大剧院的景观设计没有拒人千里之外,而是让非观众也能很方便地和自己互动起来。附近的很多居民会在它周围的环路上散步,在长椅上乘凉,或者坐在水池边上看大剧院在水中的倒影。这个景象让我感到非常欣慰,也说明它对于附近街区来说是有积极作用的,而且这个作用与北京的热情好客的民本风俗一脉相承。也许大家对此感受并不强烈,但是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北京和上海。如我一个知己观察到的,上海新天地的酒吧一律门户森严,北京什刹海的酒吧却个个恨不得把自己彻底翻个里朝外让行人路人都成为客人。上海大剧院周围的栅栏把行人拦在千里之外,国家大剧院却用一系列各种道路把人们引导进来。对于城市和市民来讲后者的策略显然更亲切友好,也更能使建筑真正成为城市和生活的一部分。

 

IMG_0156.jpg picture by xuxiaomeng1985

 

IMG_0159.jpg picture by xuxiaomeng1985

 

IMG_0163.jpg picture by xuxiaomeng1985

 

IMG_0165.jpg picture by xuxiaomeng1985

 

IMG_0174.jpg picture by xuxiaomeng1985

 

IMG_0194.jpg picture by xuxiaomeng1985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建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条 北京新建筑评论之三:国家大剧院 的回复

  1. Xiaomeng说道:

    还是自己的照片用起来比较顺手……

  2. Sai 赛说道:

    呵呵,你终于写出来了这篇评论,还记得当时和你在那里散步,你说难得有了要写博客的冲动,不过你这样写下去,以后可以出书了,我买你版权先,呵呵。

  3. Xiaolu说道:

    如果这个建筑换个场景,比如上海浦东,还是很不错的地标建筑,但是在长安街上,无论如何显得格格不入。
    室内的确昂贵精美,而且仪式感非常强。不过总的设计充分体现了建筑师的偏执。不过建筑本身的形状,所谓的完整的椭圆,本身不就意味着与外界的全然隔离吗?感觉建筑师的意图是,先建立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然后躲在里面慢慢雕琢自己的梦想世界。不过这个过程,应该还是很享受的。

  4. Xiaomeng说道:

    小卷:深有同感!只是我觉得上海浦东可能还不如北京适合这个建筑——这个建筑是一个水平性非常强的建筑,在浦东一方面会被高层摩天楼的强大的垂直感所淹没,另外也会在这个垂直型的森林中打开一个大豁口。当然我也同意现在的位置不太好。
    长明:嗯!现在沉淀一下也可以理智一点,避免一些对北京的溢美之言。

  5. Shanshan说道:

    总觉得国家大剧院以一种调侃态度对待严肃的政治,肆无忌惮地卧在长安街的黄金地段

  6. 依水居说道:

    设计大剧院要求不能高于人民大会堂。。纯粹无聊大剧院的风格跟故宫、人民大会堂也很不协调

  7. 天媛说道:

    对于我们这些没有去北京看过国家大剧院的人来说,单独地看这建筑美感挺强的.记得我一朋友这样说大剧院: 就像水面上缓缓溢出的一个形状奇特的珍珠.关于大剧院不能高于人民大会堂,这就是标准的政治官僚的敏感心态,想必不仅是大剧院的面临着这种心态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