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心理学

       人类既然是生物,那么也遵循进化的法则。心理机制作为人的一部分,也同样必然是进化的结果。所以我想假如从进化的角度看待心理学,一定会有些有趣的发现。我是心理学的外行,只是谈谈个人想法,内行莫见笑。

一 从进化的角度重新解读心理现象

       不妨先看看常见的心理疾病“恐惧症”(phobia),例如幽闭恐惧症(claustrophobia)。幽闭恐惧症一般认为有两种成因:一是童年事件的阴影;另外一种是当事人曾经有一次在狭小拥挤的环境下突然恐慌发作(panic attack),潜意识错误地把恐慌反应与当前环境联系(associate)起来,以至于此后当事人再次面临类似的环境时,潜意识就会引起恐慌反应。我认为第一种原因实际上与后一种原因相同,只不过是那个事件发生在童年而已。这其实就是恐惧症的共同诱因:潜意识在某一次事件中把当时的恐慌反应与环境中的某种因素联系起来,此后再次面临类似的因素时,就可能引发恐慌反应。这个因素如果是狭小、拥挤的空间,那么就是幽闭恐惧症;如果是空旷的环境,就是旷野恐惧症;如果是一只蜘蛛,那么就是蜘蛛恐惧症(arachnophobia)。
       这样看起来恐惧症似乎是的确是一种病症,是不好的。但是如果放在动物身上就不一定了。一只猴子在面临某种环境因素(例如洞穴)的时候突然遇到危险(例如猛兽),同时恐慌发作,他得以安全逃脱,但是也从此产生了恐惧症(例如幽闭恐惧症);后来他又遇到类似的环境因素(洞穴),患有恐惧症的这只猴子恐慌发作,而这个状态促使它尽可能迅速离开这个环境(洞穴),从而避免了新的潜在危险。然而没有患上恐惧症的猴子,可能不能吸取过去的教训,后来就在同样的环境中丧生。这样看来,恐惧症实际上是一种一次性刺激建立起来的特殊的条件反射,促使该动物离开引发恐惧的因素,成了一种保护机制。拥有这种保护机制的个体存活率比较高,于是这种保护机制也就逐渐遗传、发展下来。而这种保护机制,就是人类今天的“恐惧症”的雏形。由此可见,如果从进化的角度看,很多心理现象可以得到新的解读。
       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可能反驳:假如恐惧症是一种有利的保护机制,为什么没有在演化中扩散开来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呢?首先,我觉得实际上有产生恐惧症的潜力的人群比例是相当高的,只不过这个机制没有在巧合的条件下被触发而已。这个巧合的条件包括环境因素和当时的恐慌发作(对不熟悉心理学的人补充一下:“恐慌发作”不是简单的害怕或恐慌,而是专指包括心悸、气喘、眩晕、颤抖、出冷汗、手脚麻痹、失真感以及害怕自己即将发疯或死亡的一系列心理和生理症状),缺一则这个机制无法被触发。其次,由此可见,这个机制的被触发也需要该人有一定的恐慌发作的频率,而这在人群中就不是很高了。

二 心理疾病的重新区分

       推而广之,如果从进化的角度来审视心理疾病,心理疾病可以分为两类,我称之为机制性心理疾病和紊乱性心理疾病。机制性心理疾病包括恐惧症,本身实际上是进化过程中产生的自然心理机制,它们原本是正常的,但是在当代条件下被触发后会引发不良结果,有点像阑尾炎的道理。紊乱性心理疾病指所有破坏正常的自然的心理和生理机制产生的疾病,例如认知功能障碍、神经衰弱等。这个分类与神经疾病和精神疾病的分类有一些重叠,但并不完全一致。很明显精神疾病全都属于紊乱性疾病,而神经症中的焦虑症、神经衰弱和身心性疾病也属于紊乱性疾病。
       机制性疾病的特征是一切天然的正常的心理和生理机制没有受到损伤,人对外界和自我的认知依然保持正常无障碍。除了恐惧症,强迫症也是机制性疾病的一个例子。远古时代,某环境因素下潜意识错误地把恐慌发作当作该环境因素的负反馈,于是产生了恐惧症的机制。而某种重复行为恰好得到了肯定时,潜意识错误地把这种偶然的肯定当作对该重复行为的正反馈,于是就出现了强迫症。

三 对男女心理差异的解释

       从进化的角度,可以解释很多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心理差异。基本的思路就是上溯至人类祖先的生活方式和性别分工,由此来看今日的性别差异。有的地方也许看上去近乎冷酷无情,然而那就是自然的法则。这里没有任何歧视——无论对男人还是对女人,只是想探究一下一些比较常见的性别差异(这个差异也并不是绝对的),无意判断孰优孰劣,实际上远古环境中的很多事情在现代社会意义都不同了,况且很多结果反而说明男人女人本质上是一样的。

1.生物角色
       所有生物的目标都是要把自己的基因遗传下去,但是不同的群体策略不同,有的侧重于保证后代存活率,有的侧重于规模效应。女性需要十月怀胎,为了产生后代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体力和资源,选择规模效应代价巨大而且不切实际,于是只能想办法保障后代存活率,因此也希望配偶如此。男性则相反,产生一个后代对自己来说投资很小,选择规模效应是自然而然的最佳策略,于是男人的选择就是尽可能多地交配。这就造成了今天所谓的男人花心女人专一。这个道理其实也基本是大家的共识,并不需要借助进化心理学。
       但是这里有个有趣的地方容易被忽略,就是尽管策略有差异,但是都反映了基因的自私性。女人要求男人专一,只对自己的基因更加有利,对男人的基因是不利的策略。男人亦然,广种薄收不利于与某个配偶的后代的存活率,对该配偶的基因也是不利的策略。所以无论专一还是花心,基因的自私性是一样的,都是利己至上的策略。女人的专一没有丝毫的奉献成分。

2.社会角色
       男性在远古时代的任务是收集食物供养母婴并且保护他们不受危险,于是男性作为供养者(provider)和保护者(protector)的角色就逐渐形成。并且在女性心中逐渐固定对于男性作为供养者和保护者的心理预期和需要,这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女性比较物质的原因。在过去,无论是保护还是获取资源都更需要体力,因此健壮的男性更受青睐。但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智力的作用已经超过体力,聪明的男性开始逐渐取代强壮的男性成为女性的新宠。但是这个取代过程明显滞后于社会发展——理论上在当今之世,应该几乎没有女人继续青睐肌肉男才对,但事实并非如此。原因我想是人类的发展速度超过了基因演化更新的速度,这个女性心理特征的变化还没有来得及扩散开来。
       另一方面,远古时代女性的主要任务就是吸引到男性与之交合,并且成功地把后代抚养到可以继续繁殖后代的年龄。因此男性对于女性的外貌和“贤慧”(源头上看就是成功利用资源哺育后代的能力)更加看重。有人也许要问为什么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我要说这个问法把因果关系搞反了。不是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而是人们把男人喜欢的女人的外貌的叫作“漂亮”,这个外貌使得男人认为该女人生育力更强。归根结底还是为了遗传自己的基因。因此男人的好色与女人的爱物质没什么高下之分,都是为了基因能遗传下去而在千百万年来演化出的偏好,谁也不用瞧不起谁。

3.思维方式
       男性和女性远古的分工导致了今天思维方式的差异。前者在远古的任务简单明确:采集植物,捕猎动物。这个大目标可以方便地划分成一系列小目标。于是,与解决这一系列问题相关的品质对男性来说就更加重要,寻找食物、追捕猎物、制定捕猎计划并返回聚居地使得空间思维、逻辑思维强的男性存活率更高,也逐渐奠定了男性的简单、明确、直接、具体、由上而下的问题解决型的思维特征。
       女性则恰恰相反,男人们捕来一只鹿,可是怎么分呢?她们的任务是从男人们的收获中使得自己分配到尽可能多的份额。这个目标就麻烦了,远远不像如何捕猎到一只鹿那样可以轻易划分成一系列小目标。这个目标需要女性动用多种复杂的和微妙的感知和行为,在复杂的社会群体中处理关系,为自己争取资源。这就使得细腻敏锐的女性及其后代存活率更高。

4.性格特征
       性格特征和思维方式其实密不可分。这里先举个很小的例子:女人比男人爱说话——有统计表明女人说的话是男人的6倍多。这个成因就很明显了:男人出去打猎,计议已定,只要专心地追勇敢地上就可以了,说话多了容易暴露自己,吓跑猎物或者招来掠食者,导致存活率下降。女人就不一样了,坐在山洞里一边干活一边就聊天呗,太沉默了容易受欺负,导致获得分配的资源变少,进一步导致存活率下降。
       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情绪波动也是类似的原因:在社会群体中,有太多因素可以导致女性认为自己能够被分配到的资源数量受到威胁;而男人则较容易区分哪些因素会威胁到自己的捕猎,除此之外可以不放在心上。因此,女人往往在获得了物质的价值之后还需要进一步的心理的安慰,因为她需要肯定自己在群体中的状况,确保自己不但获得资源,而且依然保持着未来能够分配到的资源。
       一个问题简单,一个情况复杂,这也造成了女性的心理比男性更加成熟和坚韧。如果男性是数字模式,女性就是模糊模式。

四 心理机制的遗传

       以上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上:心理机制和倾向是可以遗传的。有人可能会说遗传基因只能控制客观机体,怎么能遗传心理特征呢。我想一切心理特征应该都是建立在特定的神经和生理实体上,例如某种神经网络或某种激素配套的细微差别容易产生某种心理机制,这大概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简言之,进化心理学的内容就是:
1.一切心理机制都可以通过客观的有机实体来遗传,例如已经公认的动物的条件反射和印随行为等。
2.自然选择或社会选择对生理机制的效果与生理肌体的效果相同:对遗传有利的心理机制会在种群中得到强化,对遗传不利的心理机制会逐渐被淘汰。
3.一个种群——例如人类——的全部心理机制,就如同生理器官一样,来自于进化过程的积累。
      当然,与生理器官不同,有些心理机制的后天弹性较大,因此后天成长环境也是可以对这个先天设定构成产生巨大影响的。

Advertisements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3 则回应给 进化心理学

  1. 简单生活说道:

    赞一个!

  2. Sil说道:

    握手,找到跟我想的一样的人了!同样是进化最高主义者泪流满面……不过有关女性的社会特征,我一直认为女性心思细腻、直觉准、语言能力强除了获得更多资源分配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女性之间生活的方式。比如她们的劳作方式主要是种植业,所以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细致。也就是说除了群体间的分配模式,劳作模式对其性格影响也是有的。不过你那个遗传的结论是咋得出来的?为毛条件反射和印随行为可以遗传?比如你一开始举的猴子怕山洞的行为,我认为遗传下来的只有“如果在这个山洞里发生过一次危险就要躲开”的这种思维,这不是最基础的趋利避害么。但是如果你发现一群猴子都不进山洞,这很可能不是由于遗传而是因为社会学习保留的群体传统而已啊。另外有关社会选择的说法,怎么说呢,我一直认为在自然界,当被社会选择淘汰的代价即死亡时,与自然选择其实是没有区别的。说白了不就是要适应环境么。只有当处于社会底层而不丧命时,我觉得社会选择和自然选择区分开才是有意义的。比如狼群中的等级制度。

  3. Annie说道:

    看来柏拉图的共和国最能让天下太平的了

  4. G..W..说道:

    窺一斑而知全貌——自然·社會演變簡史,真不錯的視角。

  5. 蜂蜜团子说道:

    所有生物的目标都是要把自己的基因遗传下去____事实上我现在觉得生物才没啥目标呢,是所有基因的目标都是借助生物这个载体,使得自己能够遗传下去……生物不过是一个工具……

  6. Unknown说道:

    这篇文章可以看做是加上了心理学例子的《自私的基因》和《我们为什么生病》的读后感。和其他徐氏作品相比,略显浅显和粗糙。文章最后说印随可以通过客观的有机体实现遗传,请问客观的有机体到底是什么。自然选择与基因、遗传紧密相连;同时你又说明某些社会行为(心理行为)上的差异是生理进化的结果,可以认为特殊的社会行为是自然行为的表现。而你在最后却把自然选择和社会选择并列起来,请问你的社会选择到底是什么。最后说点我的观点。(个人观点,和文章无关,请勿对号入座)我是达尔文主义者,但并不看好基因决定论,特别是把基因的作用扩大到行为学、社会学领域。其实我本能地讨厌一切决定论,就像把生产力看成社会形态的决定因素,会得到共产主义必定战胜资本主义的谬论一样(可参见波普尔对历史主义的批判),把基因这个非常重要的、甚至是最重要的因素看成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也会得到错误的结论。社会能不能被看做一个具有独特思想、能独自演化的“超级生物”呢?(就像许多科幻电影设想出的开始由人类研发,后来产生独立意识的计算机一样)人脑是进化的产物,但人脑一旦形成,就不会再简单地受制于进化,它的极大地主观性使得人类能改造环境,影响进化,甚至直接改造基因。如果社会也能被看做这样一种特殊产物,会不会有一条平行于基因选择的“社会选择”呢?如果有,那么社会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心理的产生和发展呢? 欢迎探讨。(鉴于本人没开通live space,请徐君校内留言。谢谢)

  7. Xiaomeng说道:

    To Sil Yang:很同意你说的劳动模式也影响性别特征,不过种植业出现得太晚,可能采集的活动影响更加长远。采集效率不高的女性生存机会比较小。“心理机制可以遗传”这个事情不是结论,而是前面三部分论述的前提,目前还只是一个假设(至少据我所知)或者信念。条件反射和印随行为可以遗传是客观的现象,应该不需要质疑原因,比如一群有印随行为的鹅的后代依然有印随行为。条件反射和印随行为能够在进化中保留下来当然是对动物有利的,前者使得动物在智力不足的情况下也能后天学习趋利避害,后者可以提高幼仔的存活率。“猴子不进山洞”的例子只是说明用来说明phobia机制的成因和效果,而最重要的效果的确就是你所说的,提供更多的趋利避害的保护。猴子不进山洞的原因当然也可能来自社会学习,这个我并没排除。这个例子里面的环境因素完全可以替换成别的,比如草丛:某只猴子并没有从群体中学习到要避免草丛,但可以因为类似的过程而产生“草丛恐惧症”。但是应当注意,诸如恐惧症、强迫症这样的心理机制所能够提供的促使个体趋利避害作用不是必然的,而只是概率比较高而已。比如某只猴子恰好因为巧合的事件产生了“桃子恐惧症”和“山洞强迫症”,那么这些心理机制的的实际效果就变成趋害避利。关于社会选择我没有特别说明,不过同意你的说法。社会选择的“选择”与自然选择的“选择”一样,效果都是基因没有机会遗传。比如过于懒惰、智商太低或者过于丑陋的人找到配偶哺育后代的几率较低。同样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不过面对的主要不是自然环境而是社会环境。而且由于人类文明和生产力的进步,我觉得社会环境的选择压力已经远远小于自然环境,因此演化效率也变低了。

  8. Xiaomeng说道:

    To 安:我觉得资源永远是有限的,永远是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的,因此天下是永远不会太平的,只能尽量趋近于太平

  9. Xiaomeng说道:

    To No Name: 很抱歉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就在这里回复了。我还没看过《自私的基因》和《我们为什么生病》,不过也很感兴趣。 心理机制可以通过实在的有机载体遗传,是我的一个猜想,也是前面所有论述的前提。条件反射和印随行为都可以作为证据,当然还不足以实验证明。客观载体究竟是什么我也不清楚,第四部分给出了一些猜想,比如神经网络的类型(神经网络中的某种结构容易促使个体产生对应的某种倾向),以及激素系统(比如某些激素的比例或者在个体中变化速度容易影响某些反应方式)。 关于社会选择我没有特别说明,下面的回复也重申了一下:社会选择的“选择”与自然选择的“选择”一样,选择压力来自有限的资源竞争,效果都是基因没有机会遗传。比如过于懒惰、智商太低或者过于丑陋的人找到配偶哺育后代的几率较低。同样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不过面对的主要不是自然环境而是社会环境。人类进化到今天,已经基本不受制于自然环境,但是资源永远是有限的,选择压力也就永远存在,进化也因此而永远存在,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不过由于人类文明和生产力的进步,我觉得社会环境的选择压力已经远远小于自然环境,因此演化效率也变低了。假如直接改造基因,比如使得后代更加聪明或更加健康,那其实也是为了适应社会选择的压力而人为地加速进化。 我只是笃信进化论,但是也不赞成任何决定论。物理学的不确定性原理已经表明了决定论是不可能存在的。基因也只是提供一个基础,后天事件也有很强大的塑造作用。

  10. Xiaomeng说道:

    To 蜂蜜团子: 绝对握手!生命本身是个荒谬的奇迹,几十亿年来花了那么多工夫,紧密团结在基因周围,目的却仅仅是为了基因存在并且一直存在下去

  11. Sheng说道:

    在心理学领域使用进化理论是一件需要非常小心的事情。有兴趣的话,你应该看看这方面的专业学术文章。

  12. Yao说道:

    也是……太长……

  13. Sil说道:

    我……还是不太明白,印随确实是遗传,不过我记得条件反射当初的定义就是后天形成而且不遗传的呀,就是那个狗一听见铃声就流口水的那个,它怎么遗传呢。还是说你说的条件反射是这种机制本身?就如同单细胞动物碰到浓盐水会躲避这种避害行为一样,这种机制本身是被遗传下来的?其实我觉得随着XXX那些东西的进步,社会选择的影响要大于自然选择呢。我觉得自然选择主要体现在生理上,而现在的人和过去的人相比除了大脑,并没有进化出什么值得骄傲的功能。大脑的变化虽然属于生理变化,但是我认为这主要是社会的原因。除此之外,社会选择对人的性格影响最大,10年前后两代人的观念就不同,这能不能被称之为一种进化呢?虽然它其实只是一种改变,谈不上先进不先进。有一篇科幻小说不知道你看过没,就是说因为人的头脑越来越大,胎儿的头脑也是,所以女性的骨盆不得不扩张加大,然后女性因此丧失了直立行走的能力,因为双腿承受不了blablabla,如果这真是未来的发展趋势,那么这种变化究竟要算自然选择还是社会选择的结果呢?毕竟头变大我认为是社会选择的产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