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秘档(二)[18禁!]

郑永冰案扑朔迷离  专案组长信心十足

警方获得重要线索  一周以内有望破案

 

原载2010年7月23日《北京晚报》A06版“警法新闻”

 

    本报讯(记者 张睿 通讯员 刘昕昕)自郑永冰案接到报案至今,警方的调查工作迅速展开。尽管目前的调查结果似乎令案情更加扑朔迷离,警方却表示已经取得重要线索,破案前景乐观。

本月21日,一青年男子的尸体在崇文门附近某小区的公寓内被发现。该男子名叫郑永冰,来自安徽合肥。警方根据其遗物中的日志记载,怀疑其涉嫌一起受害者多达16人的特大连环杀人案。死者的具体验尸报告预计很快就可以有结果。

    据调查,郑永冰大学毕业后在海淀区的一些IT公司工作,供职的公司已经更换至少四次。据以往的同事和上级透露,死者生前为人开朗,待人热情友善,工作认真上进,与同事和上级关系和睦,无法使人与连环杀手相联系,而且公司内近来也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状况。但其中一位自称是死者生前好友的韩先生透露,死者自三四月份以来常常表现得心不在焉,有时甚至神情恍惚。

    警方还调查了郑永冰的邻居。住在对门的陈先生表示与死者交往不多,但印象中死者热情而有礼貌。死者的房东是年逾七十的沙女士,沙女士长期住在该楼的一层,去年一月起将楼上的这套房子出租给郑永冰。沙女士表示不太了解死者的情况,没有透露更多信息。

    尽管这些情况未能使案情更加明朗,但是专案组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推测另一位曾经住在死者楼上的女房客与本案有重大关联。根据房东提供的信息,该房客名叫言小薇,来自安徽灵璧县,今年三月入住此处,但是于本月初突然搬走。

    郑永冰案专案组组长、东城区刑侦大队队长李一明表示,警方正在深入追查这个重要线索,并且乐观地表示一星期内案情有望水落石出。

 

 

郑永冰日记摘录之二

 

3月7日 星期日

 

这两天什么都不想干,好像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连这个日志也不想写。只喜欢趴在窗台上往外看,我不想承认我是在等她出现。我肯定不是。大概只是百无聊赖的时候看看形形色色的人用来打发时间吧。

下午碰巧看见她回来,高跟鞋有节奏地点在水泥地上,手里拎着好几个包。我立即抓了件外套跑出去,在单元门口恰好碰见她进来。可恨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快要走过我的时候我跟她打了招呼,问她做什么去了。她有点应付地笑笑说跟朋友逛街去了,多谢我上次帮忙。我继续走出小区,过了马路又兜回来,心里怅然若失。

    深夜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老太太又吹起口琴来了,还是那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不知道是老太太的缘故还是口琴的缘故,这首曲子吹得忧伤而凄厉,仿佛有人用生锈的针尖刮擦我的心脏,听得我全身汗毛直竖无比难受。尽管我实在不想和她打交道,我还是下楼去和她理论,要求她至少在别人上班的时候吹。老太太筋络纵横的手紧紧攥着那支口琴,阴阳怪气地说我不要听有人要听。我说现在真没有人要听,她马上打断说她老伴要听。我说我住这里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她有老伴,她说他早就死了我当然没见过。正在我莫名其妙无言以对的时候,她砰地一声撞上了门。

 

3月9日 星期二

 

    黄昏的时候,窗外的景物开始淡入朦胧的灰色,只有言小薇鲜红的外套骤然明亮起来,她正带着一个人背着一个长方形的大盒子朝这边走。我马上下楼,再次和她相遇,大盒子里是一张有待组装的床。我问她要不要帮忙,她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希望我帮她组装。我们跟着那个工人把床抬进了302房。

    我一边组装一边和她聊天。她渐渐不那么回避了。其实她性格爽朗,笑起来几乎毫无节制。不过我喜欢看她笑,她笑起来的时候,唇齿间的妩媚气息令人心神荡漾。

    这是一张很漂亮很柔软的双人床,和她屋里其它的简单的家具相比异常耀眼,使人愿意相信它的女主人一定是热爱生活并且充满了美好幻想的人。我们都很高兴。我提议一起去吃晚饭,她说她想吃新辣道梭边鱼。

我们很快就到了新辣道,人也不算太多。梭边鱼非常好吃,小薇吃得眉飞色舞,脸颊上都起了红晕。好久没有人这样跟我共进晚餐了,小薇说她也是。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她这样的没人要啊。我心想她也太低估自己了。她还说她来北京才不久,最近一直忙着找工作,什么好玩的地方也都没去过。我说我现在相当熟了,要是这周末天气好就带你去颐和园划船吧。她很高兴,但是隐约间面有难色,说最近太忙了,到时候再看吧。

 

3月12日 星期五

 

    我时时刻刻都盼着周末快点到来,然而越是急切,时间越是要和你做对。这几天没有看到小薇,只有老太太依然时常在深夜里吹口琴,把人搅得心身不宁,把黑暗里漫长的分分秒秒变得更加难捱。

 

3月13日 星期六

 

我早早就醒来了,看到阳光透过带着新绿的树枝洒在床边,外面风和日丽天气大好,我心中庆幸不已。估计着小薇已经起床了,我给她打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去颐和园,她却说这两天事情实在太多,不能去了。

一星期的期待就这样全部变成了失望。

她接着又说,如果你下午没事,可以一起去外面走走,不过时间也许不能太长。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些,至少知道她不是回避我。

下午两点多钟,她给我打来电话。她换了一件黑色的外套,阳光下,她的皮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泽。一开始她的手机响个不停,她一个都不接,后来干脆把手机关掉了。我们走到新世界楼下的时候,哈根达斯店外的广告牌上写着“爱我,就带我去吃哈根达斯”。我一时兴起说我请你去吃哈根达斯吧。她说你还没发财呢就这么慷慨啦,还是节约一些吧,那很贵的。我说不要紧的,就把她拉了进去。

我们坐在二楼的落地窗旁边。小薇说她从没吃过这么好的冰淇淋。

    晚上我收到她的短信,她说“我觉得今天好幸福,谢谢你。”

 

3月15日 星期一

 

昨晚梦见小薇,梦见我们有一套洁白的房子,卧室里有落地窗的房子。早上有白色的阳光洒在她脸上,晚上我和她一起站在窗前,俯瞰北京的万家灯火。

    这个梦是如此真切,以至于我相信它一定会成为现实,也只有现实才会如此真切。

 

3月17日 星期三

 

最近到这个单元来的陌生人好像很多,几乎天天都能看到。我梦见有几个面相贪婪的人来到楼下,对着小薇的窗户架起了梯子,然后爬到她的窗边向里面窥伺。他们经过我的窗户时看见了我,还向我得意地一笑。

我怒不可遏,推翻了他们的梯子,他们全都摔在地上痛得打滚。我自己趴在了小薇的窗外朝里面张望。小薇躺在那张漂亮的大床上背对着我,淡粉色的睡衣裙摆下露出洁白润泽的小腿。她好像并没有睡着,但是直到闹钟响起,她都没有把脸转过来。我始终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3月20日 星期六

 

这个周末小薇还是不肯出来。但是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一切。

我看到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陌生男人走向这个单元,发型略显可笑,脸色有点发黑,衣着有些假正经,下面还有点啤酒肚。我忽然惶惶不安起来,我在猫眼里面看着他上了三楼,然后我悄悄跟了上去,我听到他进了302,还有很轻的小薇的声音。

我两腿无力,心跳剧烈,趴在小薇的门框上听。我听到那个男人说真不错,比照片上还骚,然后小薇说哥哥喜欢就好。

我觉得心脏周围的神经骤然被全部割断,绝望和痛楚一齐在胸口炸裂。我用手撑住门框,咬牙切齿让自己不要出声。

门里的男人接着说哎呀真软,然后忽然问你干什么去。我没有听到小薇的声音,突然间门开了,开门的是小薇,她悲伤而又愤怒地瞪着我,泪水夺眶而出。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关上了大门。

里面的男人开始骂骂咧咧,我无心再听,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房里,大脑一片空白。

这就是她的工作,这就是她的工作!而我这个可怜虫还亲手为她架好了工作场地!

 

3月21日 星期日

 

我彻夜未眠。听着老太太凄厉的口琴声,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可以选择道貌岸然,我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试图说服自己全身而退,然而我发现我终究办不到。我无法让自己相信她是一个不纯洁的人,尽管我知道她每一寸象牙般的肌肤都在遭受一个又一个男人的蹂躏。我无法摆脱那个几乎已经让我信以为真的印象,也就是我们终将会在窗前一同俯瞰这座城市的灯火。这些日子以来所有每好的想象和假设,都在这个时候一同翻涌,并且从未像这样强烈。我无法想象其中那个至关重要的身影能被其他任何人所替代。所有没有她的存在的未来都是那样的寒冷和黑暗,只有无边的孤寂笼罩一切。她曾经通向幸福和希望,现在更是如此。

我知道我已经完全爱上了她,爱得神志不清难以自拔。我已经记不得上一次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时候,我只知道,这一次就是现在。

 

3月27日 星期六

 

一个星期以来,小薇一直没有理我,所有的电话和短信都有去无回。然而她越是回避,越是激起我的勇气和决心。她唤醒了我心中那个曾经踌躇满志百折不挠的郑永冰。

下星期二是她的生日,我打算在家好好为她庆祝一下,这几天要好好钻研一下菜谱和礼物。我还给她写了一张生日贺卡,并且邀请她晚上七点来我家吃饭,我打算星期一把贺卡塞在她门下面,从此静候命运的安排。

 

3月31日 星期三

 

昨天晚上七点,我在桌上摆好了四菜一汤,焦灼不安地等待敲门声。我已经完全坐不住了,直接趴在猫眼上向外张望,以便能够最早看到她下楼。好像过了很久,楼上有门被打开了,接着有人走下来,可是走下来的人继续往楼下走了,那人并不是小薇。就在我快要万念俱灰的时候,一个轻快的身影从楼上飘下来,小薇来了!

小薇画了精致的淡妆,吃到我做的菜也很开心。我们彼此都没有提到她的工作一个字,好像我们是熟稔的老朋友,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吃完饭,我把生日蛋糕端了出来,然后把蜡烛一一点燃。小薇高兴得直拍手,说她好久没有吃过生日蛋糕了。然后她数了一下蜡烛,说要拿掉一根,应该是22根,不是23根,她其实没有上过大学。我让她许三个愿望,她正襟危坐,郑重其事地闭起眼睛双手合十,烛光摇曳中,她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淡淡的阴影。她许好了愿,我说要把第三个愿望说出来,她说要和我一起去颐和园划船。

吃过蛋糕,我拿出了生日礼物——一个坠着水晶天使的项链,我告诉她这个小礼物送给真正的天使。她笑着说恐怕是折翼的吧,而且还是这辈子就折翼。我说哪里有,她的翅膀硬着呢!

    小薇拿出镜子,戴上了项链,她一言不发,肩膀轻轻地抖着,眼泪滚滚地流下来。我握住她的手,她的手攥成了拳头,牙齿咬住嘴唇,哭得越来越厉害,却悄无声息,让人见到了越发不忍。她突然扑在我怀里,在我脸上急促地呼着热气。我们四唇相交,深深地长久地亲吻,泪水微咸的味道久久不散。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