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秘档(四)[结局]

郑永冰案证据不足  警方决定撤销立案

 

原载2010年7月30日《北京晚报》A09版“警法新闻”

 

    本报讯(记者 张睿 通讯员 刘昕昕)郑永冰案立案以来,警方全力深入调查了各条线索,未发现足够的证据表明本案与任何有预谋的犯罪相关。今天上午,专案组已经决定上报撤销立案。

    连日来,警方检索了本市今年3月以来所有尚未破案的失踪和杀人案件,发现无一可以找到与本案的联系。成年失踪者中绝大部分有精神或智力障碍,对现有的他杀案件所掌握的情况也都表明与死者郑永冰完全无关。

警方曾一度怀疑死者的房东沙女士与本案有关。据悉,沙女士的丈夫于1969年因迫害而死,沙女士本人至今未婚。警方对沙女士的住所进行了搜查,但未发现任何疑点。

专案组组长李一明表示,死者自己的记载应该是出于想象或虚构,可以认定与连环杀人案件的谣传无关;死者本人基本可以判断为自杀。李队长还表示,根据目前的情况,专案组已经决定撤销立案,并已上报上级有关部门。

 

 

郑永冰日记摘录之四

 

7月6日 星期二

 

我刚敲了小薇的门,她就来给我开门了。她今天是如此明媚,我下班路上的种种胡思乱想全都一扫而空。今天是我的生日,小薇也要请我吃饭。

我喝了一口鱼汤,没想到好喝得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小薇更加高兴,说很久没有看到我笑得如此幸福了,上一次还是好几个月前我请她吃冰淇淋的时候。她依偎过来亲了我一下,说其实她确实不太会做饭,但是这几个菜已经研究了好久,演习过好几遍了。她的胸前,坠在项链上的水晶天使闪闪发亮。

吃过饭,小薇拿出蛋糕,点上了蜡烛。烛光里,她的睫毛投下温暖的阴影。她忽然拿出一个系着蓝丝带的小盒子,说是送给我的礼物。我打开一看,是一个万宝龙的钱包。这个精美的钱包拿在手里隐隐发烫,我抱住她说你怎么送这么贵的东西。小薇说,你现在的钱包不够好看,不像个前程似锦的有志青年,还是这个更适合你啊。她还说生日一年才过一次,绝对不能错过的。我心头一抖,继而是绵绵不绝的温暖和痛楚。

 

77日 星期三

 

昨晚睡觉的时候,我把那个钱包放在枕边。可是我刚刚躺下,前天晚上的一系列场景就立刻迅猛地在我脑海中回放:惨白的月光,昏黄的路灯,漆黑的楼道,一个瘦弱的人悄无声息的瞬间挣扎,然后他体内喷溅出的鲜血染红了半边浴帘……我努力地想要回忆起那个人的样子,可是在这回放的瞬间过后,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只能一遍遍地数着,这是第十五次了……

 

79日 星期五

 

吃过晚饭,凄恻的口琴声隐隐约约浮上来。我想起该交房租了,我拿上钱下了楼。老太太一开门,令人作呕的气味再次扑面而来。

老太太让我跟她进屋拿发票。她写发票的时候,我局促不安地东张西望。我看到以前我搬过的矮橱柜上点着一盘黑色的蚊香,我还看到了那个小镜框里陈旧的黑白照片,这次终于看清,照片里面一个清秀的女人和一个浓眉大眼的男人微微依在一起,女人的手上拿着一个口琴,依稀可以看到跟老太太的口琴一模一样。这大概就是她和她的老伴吧。

老太太写好了发票,我接过来转身就走,眼看就出门了,老太太忽然叫住我。我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

老太太说,她里屋的相框很久没擦了,她够不着,想叫我帮忙拿下来一下。

我十分不情愿地跟她进了里屋,走过矮橱柜的时候,蚊香腾起的细细的烟雾变得弯弯曲曲。

一进里屋就看到了左手边墙上正中的那个相框,相框里放着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就是外屋小镜框里面的那个男人,但是面容极为憔悴,这个发型朝左偏,有些滑稽,又好像有些什么不对的地方。相框上有点灰,相框下面也是个矮橱柜,上面放着一个牌位。

老太太说,这是她丈夫的照片,麻烦我帮她取下来。我说我直接帮您擦干净就行了,不用取下来。老太太有点不高兴,说她要自己擦。我拿下了相框,她翻出一块干净的白布,坐在床边,接过相框放在腿上慢慢擦了起来。她一边擦一边说她丈夫特别喜欢听她吹口琴,她丈夫当初就是顺着她吹口琴的声音遇到她的,她丈夫最喜欢听她吹《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我完全没有心情听她讲这些,只盼她快点擦完,我好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她偏偏擦拭得格外仔细,不放过前前后后的每一个小角落。我渐渐觉得有些昏昏沉沉,厌倦地看着那张黑白照片。

我突然意识到,那个男人的头的左半边干干净净,是因为耳朵没有了!

我哆嗦了一下,忽然更觉得他的发型好笑,不禁笑了,但是还没笑完全出来就马上觉得不妙,立刻收了回去。老太太马上不说话了,我把目光从照片里左耳的位置移到她脸上时,发现她凶狠地瞪着我,目光充满了仇恨和敌意。我不禁吓了一跳,但是立即强作镇定。老太太忽然抓住我的手腕说,这就是他们干的好事!我看到老太太的灰指甲掐进了我的肉里。老太太接着说,他们蛮不讲理,给他加上了一大堆莫明其妙的罪名,他们把他关起来,他们折磨他羞辱他,甚至当众割掉了他的左耳,下面还有人拍手叫好。老太太忽然目光涣散,满面的苍凉和悲伤,她说他们把他折磨了两个月,不准我见他,最后来告诉我他自杀了。

老太太已经擦完了相框,我连忙接过来挂了上去。她说那些人她一个也不能原谅。我打断说很抱歉听到这些,然后就匆匆忙忙朝门外走去,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她一下,她忽然对我笑了,还对我摆了摆手。

我心里一片空白,我觉得浑身无力头重脚轻,困意难以抵挡,进了门就倒在床上。等我醒来写下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我已经睡一小觉了。

 

712日 星期一

 

我正在吃饭,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听上去不像小薇,小薇会一边敲门一边叫我永冰的。我趴在猫眼后面看,发现是老太太站在外面。我心里厌恶至极,悄悄地走进屋里,不打算开门。可是过了一会我竟然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然后是我的防盗门被打开的吱呀声。我惶惶失措地跑到门口,原来老太太竟然有我家的钥匙!我再也压不住怒火,说你怎么能自己开房客的门呢!

她没理会我的话,递给我一封信,说楼上那个房子的房东不常来,楼上的姑娘叫她转交我。

我急忙拆开来看,的确是小薇的信。

小薇说她刚做了检查,她得病了。

小薇说她不得不走了,她不会让我找到她。

    她说,我应该做个有志青年,要好好地活着。

 

713日 星期二

 

昨夜星光如泪,我在地板上痛苦地翻滚。我听到又一个陌生男人来了,他完好无损地来了,虽然他要一无所获地离开,然而却也是完好无损地离开。只有小薇,我最最亲爱的小薇,洁白的小薇,正蜷缩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等待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地腐烂。

我怒不可遏地把那个人拖进来扔进了浴缸。我举刀向他一阵乱刺,我咬牙切齿地把一具完整的身躯插得血肉模糊。我呼了一口气,眼泪马上大滴大滴地掉下来,和他肮脏的血水混合在一起。我疯狂而绝望地向他的尸体猛砍。我号啕大哭。他的身体便成了一滩肉酱,被汹涌的血泪淹没。

上班的闹钟响起的时候,我精疲力竭,我撕心裂肺地吼叫。我痛恨这一切,然而一切都太晚了,还有我这可诅咒的无能和懦弱。一切都太晚了。

 

714日 星期三

 

我呆坐在电脑前面,一切憧憬和挂念都已经破碎,碎片在心里寂如死灰,猛烈地攒刺我的神经。

我抚摸着那个钱包,仿佛那上面还有她的气息。可是钱包里面空空如也,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把她的照片放进去,她就像一粒沙子飘进了沙漠,从此不见踪影,直到化为尘土。

我跟本不在乎她得了什么病,我甚至希望和她的同样的病,只为我能和她体验着同样的痛楚,在生命中最后的时光里紧紧相依,而不是在这个荒凉的世界上像一个孤魂野鬼般了此残生。

突然停电了,除了电脑亮着,屋子里黑得像坟墓。

与其活生生地在坟墓里徘徊,不如先到天堂去等待她吧。

如果我们今天死去,明天世界上没有人会在意。没有人会知道我们的故事,我们不会有坟墓和墓碑,连我们的骨灰都不会有人收藏——它们会弥散在这世界,然后或许会在某个角落再次相遇,从此终于得以纠缠不分。

就这样吧,我去拿刀片,如果将来有谁看到这些文字,他会知道曾经有这样一份渺小而懦弱的爱情。

 

在黑暗中摸到刀片的时候,我听到敲门声,我开了门,又是老太太。老太太面带笑容,一手举着蜡烛,一手递给我一盘黑色的蚊香,说停电了,点这个蚊香吧,要不然明天一身包。

我点上了蚊香,又想起我的门还没换锁。我在心里苦笑,我本来已经是个没有明天的人了,锁和蚊香还有什么必要呢。

可是明天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也许我可以去找到小薇,也许她会忍不住自己来找我,也许她的病根本就是个误会。也许一切都会恢复如初,甚至比过去更好。我们会有新的工作,搬进新家,每天都能够见面,直到老眼昏花。

我决定不放弃这个机会,我明天就去找她。她也许正在某个医院里面痛苦地期盼着我的出现,我想我一定可以找到她。一切都会恢复如昨,一切都会更加美好。

我感到有些困了。我想我找到她以后,一定要带她去颐和园划船。我们肩并肩,在船里微微荡漾,好像荡秋千。我们一起看远山起伏连绵,水面波光潋滟,里面有她明媚的倒影。

我觉得眼睛渐渐朦胧,该去睡觉了。我知道我一定会找到小薇,我最最亲爱的小薇。我知道,我们会有一套白色的房子,每天晚上,我们要站在通明的落地窗前,一起面对这座城市的灯火,静静地,感觉世界的温暖

 

 

(全文完)

 

徐小萌

20107月于纽约

Advertisements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此条目发表在小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杀戮秘档(四)[结局]

  1. Claire说道:

    是不是老太太割了他的左耳?

    徐小萌你好。我很喜欢看你博客,谢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