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迫切与尴尬

        出国七年来,每次回国都看到我们国家的日新月异,与此同时却又眼睁睁看着许多顽固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民怨日益高涨。最近发生在阿拉伯国家的动荡已经从突尼斯迅速波及到了埃及、利比亚、阿尔及利亚、也门、伊朗、巴林等国家,并且纷纷开花结果。中国政府在这个环境下当然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诸如腐败和物价等成为阿拉伯国家导火索的问题,中国也同样存在。温家宝去年在与网民交流时就说:“从我几十年的政治生涯我懂得,两个问题可以危及到社会的稳定以致政权的巩固,一个是贪污腐败问题,一个是物价问题。”

        中国的改革开放进行至今,除了实现村一级的直选,对内改革方面基本都是在经济体制的范围内进行的,经济体制的改革所能够产生的效果和对社会进步的推动力已经趋于饱和,要进一步推动改革,必须进入政治改革的范畴。所以现在诸如物价、腐败、贫富差距等很多主要问题都已经很难只靠经济手段解决了,而是要求包括税制、预算体制、政府系统等很多方面的改革。

        正是由于改革迟迟不能触及政治领域,相比于20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中国的社会和民生进步明显放缓,在有些方面甚至停滞和倒退,这对执政党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得民心的事情。改革是一件一旦开始就应该进行到底的事业,否则永远难以使人民满意。试想从某一天开始我每天多给你一块钱,今天一块,明天两块,后天三块,你会觉得我还不错,但是如果忽然有一天我没有增加给你的钱,或者只比前一天多了五毛钱,你势必要对我产生不满。同理,如果大众不能持续地享受到改革带来的进步,那么也必然会开始不满。那么这件事何时才是个尽头呢?试想我每天多给你一块钱这件事持续了一星期然后就不增加了,你必然难以接受,可是如果这件事持续了三年,那么我今天给你1001块钱,明天1002块,后天就变成了1002.5块,大后天还是那么多,你几乎就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同理,改革必须持续进行到人民已经基本满意为止,否则步调的停顿势必要激发不满。

        尽管最近局势紧张,我们不必期待发生在阿拉伯国家的活动以同样的模式在中国成功上演,根本上原因有三:

1.中国的公民素质尚且不高,而且实质上压力还没有那么大。很多人的怨言实际上只是来自于上一段的那种“停滞心理”,实际生活水平并没差到会使他主动反抗的地步。

2.党指挥枪依然坚挺,不会出现那些政府不能有效控制军队操纵局面的情况。而且军人的主体是农民,在发生情况时他们恐怕还是会以服从命令为主。

3.反对的目标不明。阿拉伯国家的人民反对的是独裁统治,然而我们国家并没有独裁者也没有独裁统治,大众是要求改革的,以胡温为首的高层也是意识到改革的迫切性的,问题出在掌握着既得利益的广大官僚身上。这个庞大的体系不能像独裁者那样一夜把它赶走,而高层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自我改造。因此把矛头指向最高领导人也是无济于事。

        跟那些阿拉伯国家不同,执政党为了防止相似的情况的发生,已经在很多我们看得见的地方采取了各种防范措施,不会允许同样的情节上演。但是在这样的敏感时期,政府还是面临着改革与维稳的矛盾、尴尬与危险。

        托克维尔说一个坏政府最危险的时候是它开始变好的时候。卡尔维诺的一篇小说里有类似的情节(虽然那篇小说的主题并不是这个):在一个镇子里官员禁止了人民除了尖脚猫游戏以外的一切事情,人民顺从了,但是当政府允许了人民做除了尖脚猫游戏以外的一切事情的时候,人民却开始反抗。所以改革者稍有不慎就会使人民抓住这个松动的机会而被推翻,包括苏联解体在内的很多历史一再证明了这个规律。

        所以在当前的局面下,改得快了也不行,前苏联殷鉴不远;改得慢了大众更会失去耐心,如清政府一再浪费机会,等到慈禧拿出了敷衍门面的君主立宪制《钦定宪法大纲》已然太晚,于是政府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尴尬:顾虑一方面来自于大众——我们可以想见如果现在允许言论自由和新闻监督会出现什么乱局,一方面也来自于自身的官僚体系——我们都看到民怨高涨,实际上公务员的不满也在与日俱增。一个明显的尴尬例子是一个近日的报道:“公务员要试探性加入社保。”这个“试探性”充分体现了改革的艰难与风险:从道义上讲,这个事情其实应该立即实行,不改则大众的容忍总有一日要超过极限,然而实际上改则损害既得利益者的短期利益,导致改革者自己都站不稳脚跟。言论自由则尤是:政府限制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已然太久,如果立即放开,势必要被爆发的浪潮吞没,所以虽然将来总是要改,但是今天已经不得不继续限制下去。于是政府就好像下着一盘布局已经很糟糕的棋,要重新部署的话就会露出破绽一败涂地,于是只好硬着头皮把这个坏局继续走下去,伺机调整结构。对于政府来说,改革在当前也因此成了一件迫切而又尴尬、微妙而又危险的局。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笔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改革迫切与尴尬 的回复

  1. ddd说道:

    说的非常好,非常认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