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京口北固亭不怀古——写在留学生涯和学生时代的终点

登京口北固亭不怀古

——写在留学生涯和学生时代的终点,以及人生的起点

 

今天登上镇江京口北固山,已经不再有“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的壮观景象。一千八百年前,孙权在此修建堡垒“京城”以巩固江东,“坐断东南战未休”。一千六百年前,在京口长大的刘裕取代东晋,两度北伐,正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八百年前,这里是南宋的抗金前哨,辛弃疾知镇江府时数度登临,留下两篇千古绝唱。一百七十年前,经过鸦片战争中最惨烈的一战,英军攻陷镇江,大肆掠夺。今日脚下平静而浩淼的茫茫大江,承载了我中华几多荣辱?!

自古以来,中国最好的文人就不怀古。从屈原到杜甫,从陆游到辛弃疾,诗人们关心的唯有此时此地,唯有当时的家国天下。自古以来,最优秀的文人对建功立业的渴望就远远超过诗文。

今天独自站在长江南岸的北固山上,满眼的景象并未让我联想到金戈铁马和折戟沉沙:北边是宽阔平缓的长江,在远处与灰色的天空浑为一体;南边是灰蒙蒙的镇江城,稀疏错杂的高楼已显陈旧,其中一半正被脚手架和绿色的塑料布包裹着头部,构成乏味而散乱的天际线。大江无声,城市的喧嚣却隐约不绝于耳。

这里看不到西方常见的湛蓝色天空,看不到精心的规划与章法,看不到优雅得体的建筑。然而这就是一座典型的中国城市:历史的荣辱渺茫如烟,庞杂的现状不尽如人意,而人们对未来的渴望也正喷薄而出。

几天来在扬州和镇江的参观,我不断被当地的建设规模和热情所震撼,也印证着我对二三线城市将是中国最主要建筑市场的预期。即便是这些城市现存的建筑,百分之九十也必然不会被三十年后的人们所接受。这种更新和扩张的需求空前绝后。未来五十年中国走向鼎盛的过程,将造就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市场,远远超过古希腊、古罗马、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以及战后的欧美和日本。这也将是建筑师们千载难逢的舞台。

上个星期,我终于结束了全部学业,在经过艰难抉择之后选择了立刻回国,有幸也站在了这个机缘面前。我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怀念过去的人,也是一个很难对现状满意的人,我更喜欢面对未来。经过十二年的中小学和八年的留美生涯,现在我终于走进了现实世界。我对学生时代并不眷念,象牙塔里的项目与设计早已让我感到厌倦和麻木,相比于虚拟的课题和操作,只有现实的困难和挑战才能真正让我热血沸腾。如果人生是一场长跑,那么我终于结束了训练期,站在了起跑线上。如果人生是一次攀登,那么我现在才刚刚来到了山脚下摩拳擦掌。

今天,张永和、马清运、刘家琨等前辈建筑师已经在中国取得了一些成就,在世界上也获得了一些认可,然而他们还没有创造出新的建筑语言和建筑规则。他们的设计是西为中用的探索与尝试,为中国的建筑设计引入了正常的思路和标准,却还远不能像密斯和柯布西耶那样为一个新时代指引方向。这一代建筑师是一个新时代的先锋和前哨,而那个新时代的主力则正待我辈。在我们的手中,千千万万的城市与乡村,将成为幸福和骄傲的乐土。在我们的晚年,质问了千年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必将成为无可争议的现实。

风云满天地,大江照古今。美利坚已经被抛在身后。面前,是我的土地、我的国家、我的舞台。

千里之行,始于今朝足下。

 

2011年5月30日于镇江西津渡

 

About 徐小萌

对一切充满好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笔 and tagged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登京口北固亭不怀古——写在留学生涯和学生时代的终点 的回复

  1. 耿戎飞说道:

    祝福一下!也祝贺一下!看了这个文章也让人有点热血沸腾呢。
    我暑期在上海实习。8月中旬回美国。若是途径上海的话,不妨给我在微博或人人上留个言,见面聊聊理想。

    – Rongfe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